您的位置:首頁 > 涼山禁毒 >
大涼山深處的說書人和“故事大王”
www.764566.tw 】 【 2020-12-30 15:59:21 】 【 來源:中國禁毒微信公眾號

  審車的日子又到了,郭凡特地起了個早,從他幫扶的白坤村驅車幾十公里趕到了甘洛縣城。車輛監測站外,一個皮膚黝黑、個子瘦高的小伙子一眼就從井然有序的車隊中認出了他,并笑盈盈地沖他打招呼:“郭大哥,您來啦!”


  盡管陽光有些晃眼,但郭凡稍一瞇眼,就認出這正是曾經白坤村的問題青年沙馬某生,他的歲數也就二十出頭,一雙深邃的眼睛,穿著工作服,整個人的形象看上去十分得體。雖然沙馬某生在車輛監測站工作的消息他去年年底就已經知道了,但親自在這兒見到他還是頭一回,即便和他再熟悉,也難掩心中的喜悅之情。


  “好兄弟,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我實在是太欣慰了。我們全體白坤村的幫扶人員都由衷地為你現在的變化感到高興!”郭凡下車端詳了沙馬某生一番,然后握著他的手感慨頗深地說道。


  沙馬某生聽到這番話,臉上泛出了兩片紅暈,對于這位曾經染毒的彝族青年來說,能夠擁有這樣一份體面的工作是想都不敢想的。他之所以會有今天這樣的變化,正是郭凡等一干扶貧干部幫扶的結果。


  一句讓人震驚的話


  兩年前,郭凡主動請纓,從會理縣小黑箐鄉政府到甘洛縣兩河鄉白坤村駐村工作隊開展幫扶工作。輾轉數百公里,且不說山路十八彎,單憑映入眼簾如殘垣斷壁般的土坯房,他一下子感覺自己回到了上個世紀。


  郭凡和兩個同伴居住的村活動室是村里唯一的一幢磚房,住房面積不足8平方米,三個人住在一起顯得十分擁擠。一到夜間,寒風就會從墻上的破窗灌進來,咆哮個不停,他們只得用紙殼將其封住才能入睡。但從小在農村長大的他很快適應了這里的幫扶生活。


  沙馬某生是郭凡幫扶的貧困戶里面條件最困難的,由于父親去世,母親一人帶著五個孩子,生活的擔子壓得她喘不過氣來。其他的子女暫且不提,光說到三兒子沙馬某沙和四兒子沙馬某生,那可是村里人人皆知的“癮君子”,當時他們因吸毒被強戒。沙馬家一下子失去兩個重要的勞動力,經濟上入不敷出。


  在了解了沙馬一家的情況后,郭凡決定從這兩個吸毒的兒子入手,每隔一段時間,他就會去一次戒毒所,給沙馬家的兩兄弟捎去一些慰問品,同時充當他們和家人的“傳話筒”。時間一長,他們也就相互熟識了。


  沙馬某沙告訴郭凡:“我從小就叛逆,外面的世界有太多誘惑,那時覺得我們村里的人都特別傻,就像井底之蛙,連毒品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例外,第一次嘗試毒品的時候,完全不知道這東西會帶來什么危害,以至于后面越陷越深無法自拔,甚至還把自己輟學的弟弟也拉下了水。在出租屋里,我們一群所謂的‘嗑友’以各種姿勢躺在地上,交替使用著一支鈍了又反復磨尖的注射器將毒品注射進身體里。等我知道這個東西害人不淺的時候,已經晚了……”


  就如沙馬某沙所說,他們中的大部分人,對毒品幾乎是一無所知。一旦因為經濟窘困陷入無毒可吸的境地,男的以販養吸、女的以“賣”養吸……


  另外一件事更讓郭凡震驚。他剛來白坤村沒多久的時候,有戶村民給女兒相親,想讓郭凡當個見證。就在女方詢問對方父母這個男孩的身體情況時,男方父母這樣作答:“能得什么病哦,也就一個艾滋病而已!”


  “也就一個艾滋病而已”,這句話給了郭凡當頭一棒。他這才意識到,由于交通閉塞,教育普及程度低,村民們對艾滋病及其傳播方式一無所知!


  來聽他們說書講故事


  郭凡和幫扶工作組及村兩委決定花大力氣向村民們宣講禁毒和防艾知識。由于語言上存在障礙,再加上他們不斷重復著大段書面化的內容,使得村民們接受起來難度很大。經過無數次實踐的反復打磨,他們的宣傳內容變得生動、簡明。郭凡和幫扶工作組的同事們挨家挨戶開展宣傳,將禁毒宣傳教育和“全覆蓋入戶”“兩不愁三保障”“開展農民夜校”等工作相結合,和相關部門合力控輟保學,他們的身影無處不在,他們說故事講道理的方式越來越受到村民的歡迎。現在,聽他們“講故事”成了村民農閑時節的一種生活方式。


  為家鄉的脫貧攻堅出份力


  2018年春節前后,涼山州“1+15+N”綠色家園及工作站閉環式戒毒康復體系建成并投入使用,郭凡從戒毒所了解到,沙馬某生的吸毒史并不長,目前他已經適應了服用美沙酮來脫毒。經他的爭取,沙馬某生成功從戒毒所轉移到了綠色家園進行戒毒康復治療。


  郭凡告訴沙馬某沙:“你弟弟情況比你好點,先到外面去等你,你要不斷向他看齊。等你出來了,我幫你們照一張全家福。”


  沙馬某生在綠色家園康復得很好,期間還積極參加勞動技能培訓,為今后的就業幫扶安置做準備,他選擇了自己感興趣的機動車方面的課程。郭凡時不時地去綠色家園探望他、跟他談心。


  期間,沙馬某沙也從戒毒所轉移到了綠色家園接受康復治療。而完成康復治療的沙馬某生則被安置到了汽車監測站工作。郭凡實現自己的諾言,替他們一家人照了全家福。


  2019年年底,郭凡獲全州優秀幫扶責任人表彰,領獎后立刻返回了自己的工作崗位。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涼山逐漸成為了境外毒品經滇入川的重要通道。我在外讀大學期間,聽老師說到我的家鄉涼山毒情嚴重,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毒品問題嚴重影響涼山形象,阻礙涼山發展,侵害涼山人民的身心健康。毒害不除,脫貧就沒有希望。我自己申請來白坤村開展禁毒扶貧工作,就是想為涼山的脫貧攻堅出一份力!”郭凡這樣對記者說。


編輯:唐玉饒

涼山長安網簡介 | 版權說明 | 投稿須知 | 聯系電話:(0834)2191812 |

蜀ICP備18019398號-1 涼山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涼山州西昌市正義路1號 郵編:615000

蜀ICP備18019398號-1 涼山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单双中特、